首页 >  第1章 他捡了一个女人回来 >  目录

第1章 他捡了一个女人回来

  血族穿越之红眸媚天下
A-
A+
    漆黑的夜。
    零碎的雨。
    深暗的小巷,她被人扯着脚踝拖曳在地上,一寸一步,艰难前行。
    女人穿着黑色长裙。
    飘长的金发湿漉漉的,沾着泥土,贴在她鲜血淋漓的身上,遮住了她的眼眸。
    那是一双泛着寒光的银灰色眼眸,冷若冰封,充满残酷和嗜血。
    “这是……哪里?”
    记忆中,天空昏暗得就像末日。
    狂风暴雨,不停地咆哮。
    她在一场电闪雷鸣中,堕落人间。
    如同,坠入无边的黑暗。
    饿!
    渴!
    血!
    她拖着残破的身躯,薄如蝉翼的生存意念,闯进灯光璀璨的现代都市。
    她的心中,从未有过一次,极度渴望着温热的鲜血。
    “想喝血么?”
    黑暗的角落里。
    一个修长的男人身影,朝她伸出了一根白晳微瘦的手指。
    她银灰色的瞳孔,骤然一缩。
    即使在黑夜里,她依然能目尽一切。
    她可以清楚地,看到男人手腕上的青色血管。
    她毫不犹豫地,不顾一切地咬上去。
    砰!
    一只平底锅,砸在了她的后脑上。
    她看不见那个男人的模样。
    只在昏迷的一瞬间,看到那个男人一身纯白如雪的衬衫。
    以及,他轻轻弯起的唇角,勾开一抹闪瞬即逝的诡异笑意……
    那应该,是一个极美的男人。
    他拥有着强大的死亡气场,来者不善!
    该死!
    这个男人的容颜,像极了一个人。
    让她在几近消弥的血色中,蓦然呛出一口呼吸,心脏重新跳动。
    …………
    深夜,外面还下着绵绵细雨。
    屋里,灯光下。
    女人浑身湿透。
    她拥有长长的头发,冷艳无双的五官。
    精致美丽的脸部轮廓,仿如从画壁中走出来似的。
    晕着一层阴暗、朦胧的色泽。
    纤长浓密的睫毛湿漉漉。
    一双狭长的古凤眸子轻轻眯着,透着银碎如月的光色。
    双唇殷红如血,挺直的鼻子没有气息。
    血族不需要呼吸,也没有心跳。
    在他看来,那应该是血的颜色……
    李慕白,今年24岁,是凉城大学的历史讲师。
    真正职业是:吸血鬼猎人。
    他天生,能够听到吸血鬼的声音。
    因此,选择在黑夜中前行,与魔共舞。
    昨夜,他捡了一个女人回来。
    不。
    应该是一个丑女人!
    这个女人极度‘营养不良’。
    金色的长发,渐渐化为尘埃。
    她的脸容变得青白干瘦,手指的血肉开始消失。
    传闻,吸血鬼没有灵魂,没有转生。
    她们受到阳光的诅咒,一旦消失,便会烟消云散,灰飞烟灭。
    因此,所有纯种血族,也就是一出生就是吸血鬼,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黑暗天赋。
    所有吸血鬼,都拥有自愈能力。
    但是,一旦扭断脖子。
    或是用银器刺穿心脏,或是暴露在阳光之下,便会化为尘埃。
    而他捡到的这一只纯种吸血鬼,根据她的外貌和能力,她应该是暮离。
    据闻,暮离拥有强大的自愈力。
    她不惧银器,不惧阳光。
    可以在短时间内,重新长出骨头血肉和皮肤。
    噹!噹!
    深夜,凌晨十二点的钟声刚刚敲过。
    那个女人身上整整两百多处刀伤、枪伤、血口,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正在愈合。
    可惜的是,她的头发没有长出来。
    这应该就是老师口中所说的,那类被上帝眷顾的正统血族。
    纯种血族,极难繁衍后代。
    因此,几千年来,纯种血族依然极其稀有。
    若能取其心脏而食,或许可以救荏萱一命。
    前提是,不能破了捕猎的规矩,人类与血族的约定。
    …………
    “渴,渴……”
    凌乱的思绪,断断续续的碎语。
    纤长的眼睫毛,轻轻地颤动。
    暮离睁开眼眸,一片刺眼的阳光照进眼底。
    雪白的墙壁,呛人的药水味。
    还有,一个扎着半短马尾,穿着米色西装,身材严重走样的中年胖男人。
    暮离脸色一变,深黯如墨的瞳孔骤然一缩!
    该死的!
    这个又丑又胖男人。
    该不会,就是昨天那个让她心动的男人……
    暮离正要起来,却发现她正在打点滴?
    给她打药水有什么用?!
    她一摸脑袋,瞬间满脸黑线。
    头发,应该掉光了。
    她虽然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却不能瞬间长出头发。
    胖男人看见暮离醒了,神色紧张地问:“暮离小姐,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你怎么知道我叫暮离?”暮离目光锐利地看着胖男人。
    胖男人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地回答:“是、是李先生说的。”
    暮离眸光一沉,什么李先生?
    胖男人手中拿着一个苹果,说道:“暮离小姐,您吃苹果吗?”
    “不要。”
    不管是什么,她都拒绝。
    苹果,水,还有男人,通通拒绝。
    胖男人下意识地,回避着暮离的眼睛。
    他从抽屉里摸出一袋医院的血包,支支吾吾地问道:“那、那喝血吗?”
    暮离眼中,闪过一道异光。
    她慢悠悠地开口:“这个,可以有。”
    说着,暮离接过血包,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妈蛋!
    过期的?
    不过,寥胜于无。
    胖男人看着暮离一口气喝光了血包,不禁心惊胆颤。
    他急忙又取出两袋血包,双手高举过脑顶,恭敬地奉上:“拜、拜托!千万不要喝我的!”
    “呵!”
    暮离吸着血包里血液,睨了胖男人一眼,墨黑的瞳里闪过一丝嫌弃。
    这种货色,白送给她,她都不要。
    过了一会儿,胖男人小心翼翼地询问:“暮离小姐,您喝好了吗?”
    “还行。你叫什么名字?”
    暮离慵懒地倚靠在床头上,目光浅淡。
    她的手中,拿着一袋还没开封的血包。
    这样的姿态诡异极了。
    就像是,嗜血的魔鬼。
    胖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说道:“小姓张,张虎,是李先生的助手。”
    “李先生?他长得好看么?”暮离问道。
    或许,这位李先生,才是昨夜那个,让她有一瞬间心动的美男。
    “好,好看!”对于这个问题,张虎连连点头。
    果然,不同种类的女人,说话就是热情奔放!
    一缕微风从张虎身后吹来,屋门自开。
    一只白净的手搭上张虎的肩膀,指骨修长,骨节分明。
    男人的声音略带冷清,细致如丝,清澈好听:“你在说谁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