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青楼门口 >  目录

第1章青楼门口

  特工枭医:王妃狂上天
A-
A+
    痛!
    浑身像散了架又重组了一般,痛彻心扉。
    上官若离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蓦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躺在大街上。
    眼前是古色古香的建筑,和一群眼神里充斥着轻蔑的古装打扮的人。
    这些人对着她指指点点,言语之间尽是嘲讽。
    “从三楼掉下来,流了这么多血,竟然没摔死!”
    “是楼里新来的姑娘,不想伺候男人吧?”
    “第一次是难,习惯就好啦!”
    上官若离蹙眉。
    怎么回事?拍戏呐?
    她是国家秘密特工,刚刚明明是在地下贩卖人体器官的窝点,犯罪分子引爆了炸弹,与她同归于尽……
    怎么一转眼就到这里了?往四处扫了一眼,没见到有摄制组。
    不是拍戏,难道是中了催眠术?
    上官若离挣扎着坐起来,警惕的望着眼前陌生的景象。
    感到头部像要炸裂了一般,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摸了一手的血。
    “嘶~”
    上官若离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没等她细想,从染香楼里冲出一个穿红戴绿的胖女人,身后跟着五、六个手拿棍棒的彪形大汉。
    那女人指着地上的上官若离尖叫道:“好你个小蹄子,伤害客人还闹自杀!给老娘教训她!”
    上官若离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几个大汉就冲过来,劈头盖脸的一阵拳打脚踢。
    若是以前,收拾这几个人上官若离轻而易举,但现在这具身体太弱鸡了,好像肋骨也断了,浑身疼痛动弹不得。
    她双臂抱住头,蜷缩起身子,尽量减少受到的伤害。
    拳头和脚毫不留情的落到身上,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与此同时,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了脑海,零零碎碎的不很连贯,但足以让她搞清现在的状况。
    她竟然穿越了!
    好巧不巧,这具身子的原主也叫上官若离,是这沧澜大陆东溟国镇国大将军府的嫡女,十六岁,性格木讷愚钝、胆小如鼠,最关键的是原主是个瞎子!
    可是,她刚才怎么能看见了?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先保住命要紧。
    “我是镇国大将军的女儿上官若离!”上官若离使出浑身的力气尖叫。
    果然,那些人停止了殴打。
    那胖女人,眸中闪过异色,厉声问道:“你说什么?”
    上官若离气息微弱,“我是上官若离,是镇国大将军的嫡女!”
    她做出目光空洞无神的样子,这个时候必须得装瞎。
    有个打手道:“镇国大将军的嫡女确实是个瞎子,染香妈妈,怎么办?”
    有看热闹的在上官若离面前摆了摆手,惊叫道:“真是个瞎子!”
    “染香楼胆子也太大了!”
    “我怎么瞧着这女子气质不俗呢!原来是上官若离!”
    “镇国大将军的女儿啊,这下染香楼可要倒大霉了!”
    ……
    染香一听急了,掐腰道:“胡说八道!难道瞎子就是上官若离啊?这女子可是老娘花银子买来的!想冒充上官小姐脱身,我呸!你也配!”
    吃瓜群众觉得她的话似乎有道理,有谁敢卖镇国大将军的女儿呢?
    染香给几个彪形大汉使了个眼色,“给老娘拉回去,好好伺候!”
    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立刻抢先一步扯起上官若离的头发,“妈妈,这次怎么都该轮到我了!”
    染香用帕子打了那男人一下,笑道:“便宜你小子了!”
    男人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黄牙,扯着上官若离的头发就往染香楼里拖,留下长长的一溜儿血迹。
    上官若离咬牙忍痛,心中一阵绝望。
    “站住!”声音清朗干净,没有一丝的杂质,隐隐透着威严而不可抗拒,让人听了不禁就遵从。
    看热闹的人群主动让开一条道路。
    一辆四匹马拉的豪华大马车缓缓驶来,紫檀木上描金画彩,拉车的马器宇轩昂,马鞍上都镶着金边儿,无处不彰显着奢华富贵。
    一看这车大家就肃然起敬,人群里鸦雀无声,染香也面露不安。
    赶车的小太监在染香楼门前勒住马缰绳,尖着嗓子道:“宣王殿下驾到!”
    众人神色一凝,忙跪地磕头:“参见宣王殿下。”
    上官若离趴伏在在台阶上,气息奄奄。
    一只如玉的手掀开车窗的帘子,露出一个俊美如天神的脸,眸光凌冽,弧度完美的薄唇轻启:“滚!”
    染香等人忙连滚带爬的进了染香楼,留下半死不活的上官若离。
    血不断的从上官若离的头上滴到台阶上,半透明的大红色纱衣被扯破,半露香肩,皮肤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也似隐似现。
    一件绛紫色的袍子从车里抛出来,上官若离感到到一阵冷风吹过,然后那袍子就盖在身上。
    有宣王的蟒袍在,谁还敢动上官若离?
    车帘落下,缓缓遮去了那如玉的容颜,“走!”
    马车还没动,就听人群外一声娇弱的声音响起:“姐姐……”
    一个袅娜纤细的美丽女子焦急的拨开人群快步走来,拦在马车前面。
    上官若离脑海里自动出现一条信息:这是原主同父异母的妹妹上官若仙,十五岁,号称京城第一美女,昨天原主与她去寺里上香,却在半路被打晕劫走。
    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染香楼里,原主誓死不接客,被毒打了一晚上,最后塞给一个变态狂。原主不甘受辱,踹伤了男人直接从三楼窗子跳了下来摔死了。
    上官若仙担忧而心疼的看了一眼上官若离,对着车厢施施然行礼:“臣女见过宣王殿下,多谢宣王救臣女的姐姐。”
    车厢内没有声音。
    驾车的小太监面无表情,一抖缰绳,“驾!”
    四匹马抬起蹄子就冲过来,吓得上官若仙花容失色,惊叫一声闪开,但慌乱中踩到自己的裙摆,跌倒在地。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哗然,掩唇指指点点。
    一个丫鬟跑过来搀她,“小姐,你没事吧?”
    上官若仙羞愤的瞪了一眼远去的豪华马车,整理着钗环,恢复了温柔知礼的样子。
    莲步款款的走到上官若离面前,伸手去搀扶,“姐姐!你怎么在这种地方?母亲找不到你都急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