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太子驾到 >  目录

第2章太子驾到

  特工枭医:王妃狂上天
A-
A+
    上官若离失血过多,眼前一阵阵发黑,表情还真像个瞎子,“我也纳闷,我们一起去上香,我被打晕劫持,你却好好的回去了。”
    你丫的不是该先把老娘带回去治伤吗?
    上官若仙委屈的潸然泪下,道:“姐姐这是何意?我们遇到坏人,你眼睛看不见被劫走,妹妹也很着急啊!”
    周围议论纷纷的吃瓜群众也一阵唏嘘,“是啊,瞎子跑不快嘛!”
    “就是,自己眼瞎怎么可以怪二小姐!”
    ……
    上官若仙苦口婆心,恨铁不成钢的道:“姐姐,作为一个大家闺秀,遇到这样的事是很不幸,但你不能硬把妹妹也牵扯进来啊!”
    喵了个咪滴!好个外表美丽,内心歹毒的小碧池!
    上官若离闭上眼睛,大声道:“一个大家闺秀,嫡姐都快死了,你不救治,却在这瞎哔哔,是想干嘛?”
    上官若仙脸色铁青,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吃瓜群众又掉转矛头,纷纷指责上官若仙,“是啊!真是心狠啊!”
    “看起来柔弱善良,原来心如蛇蝎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
    上官若仙一听事情不对,梨花带雨般流着泪道:“姐姐怎么血口喷人,妹妹只是吓蒙了!”
    突然人群里一阵嘈杂,有人道:“太子驾到!”
    上官若离的脑海里立刻闪现一个信息:原主和太子有婚约,而且是娃娃亲!
    上官若仙磨磨唧唧,莫不是就等着太子来?
    在这个架空历史的沧澜大陆,男女大防很是严苛,女人失贞更是为世人所不容,是要浸猪笼的。
    上官若离在染香楼里待了一晚,恐怕是没有清白可言了。
    她可不是木讷愚钝、任人欺凌的原主,今天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干净了,干脆让大家知道上官若仙这白莲花的真面目。
    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通道,大家都跪在地上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今天看到两位大人物呀,大家都兴奋不已!
    上官若离眼底闪过一抹寒光,她缓缓转头。
    原主的未婚夫,英俊温润的太子东溟子澈一身杏黄色太子朝服,大步流星的走到楚楚可怜上官若仙面前。
    上官若仙梨花带雨般的盈盈下跪,“臣女参见太子殿下!”
    “免礼!”东溟子澈疼惜的扶起楚楚可怜、娇柔可人的上官若仙。
    他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带着骨子里的尊贵,微微的仰着头,眼角的余光鄙夷而愤怒的看着上官若离,“你自己丢失贞洁还污蔑仙儿?简直是太歹毒了!”
    上官若离心里一阵揪痛,那是原主残留的感情,她闭着眼睛调息着,希望尽快恢复些体力。
    东溟子澈眼底闪过一抹得意,“上官若离,你贞节有失,不配为皇家妇!孤会请旨退婚!”
    这么多年,他终于有理由摆脱这个愚蠢懦弱的瞎子了!
    上官若离脸色苍白的可怕,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太子殿下来的太及时了,妹妹刚找到我,太子随后就到了。”
    这话一出,众人眼中纷纷冒出八卦精光,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看向东溟子澈和上官若仙的眼神有些微妙。
    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未婚妻命悬一线,太子看也没看一眼,却对姨妹很是心疼!
    上官若仙忙维护道:“太子殿下知道姐姐被歹人劫走,四处奔走寻找,是碰巧路过此地的!”
    东溟子澈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慌张和恼羞成怒,冷声道:“对!你休要血口喷人!被歹人劫走一天一夜,已无清白可言,你若还有一点羞耻之心就该以死名节!”
    上官若离目光呆滞,带着淡淡的伤感落寞,道:“臣女知道太子嫌弃臣女眼盲,也自知配不上太子。太子和妹妹想要臣女退婚直接说一声即可,何必唱出这么大一出戏?不仅有损皇家和镇国大将军府的颜面,还要逼死臣女。”
    看热闹的群众都情不自禁的点头,都有些微微震惊,对上官若离起了同情之心。
    上官若仙委屈的哭道:“姐姐,你怎么冤枉妹妹都没关系,怎么可以对太子不敬?”跪在地上,哭的花枝轻颤,“姐姐她是受了打击,一时糊涂了,求殿下不要生气,饶恕姐姐吧!”
    “你啊!真是太善良了,没听到她连你也一起污蔑了吗?”东溟子澈一脸的心疼和无奈,将她扶起来。
    上官若离面如死灰,冷笑:“你们演够了没有?你们是在等我的血流干而死吗?”
    吃瓜群众义愤填膺,甚至有人小声指责。
    感情这太子嫌弃上官若离眼瞎,又和上官若仙有染,想要退婚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便想了这么一出,毁人家姑娘的清白!
    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真是够狠啊!
    太子气的牙根痒痒,恨不得立刻赐死上官若离,但为了他贤良慈悲、爱民如子的储君形象,在这么多老百姓面前他只能咽下这口气。
    况且若是镇国大将军知道上官若离死在他手里,定会影响对他的忠心。
    只得下令:“来人!送上官大小姐回府医治!”
    “太子殿下!”有个白胡子老者从人群里走出来,“上官大小姐情况不妙,恐怕坚持不到回镇国大将军府,老朽的回春医馆就在斜对面,还是先为上官大小姐止血疗伤吧。”
    这是从太医院告老的夏鹤霖,医德医术都是远近闻名。
    他可以说不行吗?东溟子澈点头:“也好!”
    夏鹤霖侧身招手,有两个小厮抬着担架过来,看样子是早已准备好了。
    上官若离知道自己得救了,心里的那口气一松,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东溟子澈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官若仙,拂袖而去。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派人送信约他来,也不说明何事,让他在众多百姓面前丢人!
    上官若仙懵逼了,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到这样的境地。
    怎么剧情完全没按照她的设想进展呢?
    她目光阴狠的看着上官若离被抬走,双目赤红的可怕。
    该丢脸的是上官若离才对,怎么现在她倒成了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