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8章慢慢考虑,我不急 >  目录

第8章慢慢考虑,我不急

  特工枭医:王妃狂上天
A-
A+
    上官若离想起自己瞎着呢,解释道:“我听到她拆纸包的声音,我眼盲但耳朵很灵。”
    盲人,尤其是原主这样一出生就看不见的人,听觉、触觉和嗅觉等其他感官都比一般人灵敏。
    孙嬷嬷神色凝重的点头,“大小姐要奴婢做何事?”
    “你过来,”上官若离示意孙嬷嬷到跟前,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
    孙嬷嬷连连点头,然后端着碎瓷片出去了。
    没一会儿就拿着笤帚和簸箕回来,把两个黑兮兮黄豆大小的丸子交给上官若离,想要说什么,就听到院子里有纷杂的脚步声。
    上官若离用眼角余光一看,是肖云箐来了,忙上了床,瑟缩到角落里抱着腿,一副吓坏了瑟瑟发抖的样子。
    孙嬷嬷将她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脸上闪过一抹疑惑,忙拿着笤帚把捡不起来的碎片扫起来。
    肖云箐气势汹汹的进来,见孙嬷嬷在扫地,强压下怒火,冷声道:“退下!”
    “是!”孙嬷嬷加快速度扫了几下,躬身退出门外。
    肖云箐必须保持自己温良贤惠的继母形象,做了几个深呼吸,但声音里还是带着怒气和质问:“若离!仙儿是怎么伤的?”
    上官若离瑟缩了一下,惶恐的小声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妹妹端茶给我,我看不见,一不小心烫到手,然后不知怎么就打翻了茶碗。听到妹妹烫到了,我下床去赔礼,谁知妹妹却摔倒在我身上,把我也撞倒了,嘤嘤嘤……”
    上官若离小声啜泣起来,心里却唏嘘,眼瞎也有好处啊!
    肖云箐看她一如以前胆小怯懦的样子,不确定的问道:“不是你故意的吗?”
    上官若离抬起头,一脸的受伤,“母亲!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女儿?女儿是何性子您还不清楚吗?女儿知道不是您亲生的,但您也不能这样冤枉女儿吧?”
    上官若离知道肖云箐是怕上官天啸的,把脸埋在腿上哭的更大声了,“父亲!您何时回来呀?呜呜呜……”
    肖云箐果然神色心虚惶恐起来,放低了姿态,咬牙道:“好了,我也没说什么,就委屈成这个样子!”
    上官若离也不回话,抽抽搭搭的继续装哭。
    肖云箐眸色阴沉,探究的看着上官若离,以往这贱种可从来不敢搬出上官天啸的。
    以前有花嬷嬷和烟翠拿捏她,现在她没了牵制,倒是胆子大了!
    “你好好养着吧,你父亲来信说他已经班师回朝了,最多月余就到京城了。”肖云箐冷冷瞪了上官若离一眼,转身出了屋门,对外面的秋菊和春桃吩咐道:“你们好好伺候着大小姐!”
    上官若离抬起头,唇角泛起一丝冷笑。
    上官天啸常年征战在外,这府里就是肖云箐的天下。
    以前原主受了委屈也找上官天啸告过状,肖云箐受了训斥拿她没办法,就拿奶娘花嬷嬷和烟翠出气。
    为了不让自己在乎的人受折磨,久而久之,原主也就忍气吞声了。
    再说原主与上官天啸也不亲近,一个原因是聚少离多,另一个原因也是原主对上官天啸在她母亲去世后没两个月就娶了小姨而心存怨念。
    春桃和秋菊进来,见到上官若离那可怜懦弱的样子,露出个鄙夷的神情。
    春桃走到床前,问道:“大小姐,您下来一下,这被子湿了,让奴婢撤下去换一床。”
    上官若离伸出手,在春桃扶着她起来时,另一只手迅速出手捏开她的下巴,将一个黑药丸扔进她的嘴里,顺手在她喉间一点,那药丸就被吞下去。
    这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春桃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摸着喉咙道:“大小姐,您这是干什么?”
    说着弯腰抠喉咙,想要把药丸吐出来。
    秋菊从柜子里取被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跑过来查看,“怎么了?”
    上官若离怎么会放过她,如法炮制喂了她一粒黑药丸。
    上官若离淡淡的道:“这药入口即化,吐出来也白搭。”
    秋菊也蒙了,没想到上官若离有这身手,惊恐的问道:“你给我们吃的何物?”
    “毒药!”上官若离说的云淡风轻,“你们按一下丹田右侧三指处的穴道,是不是感觉小腹闷痛?”
    二人面色犹疑,但还是不约而同的按了一下,顿时面色灰白。
    上官若离凉凉的道:“若是没我的解药,你们会小腹胀痛,失去生育能力。”
    春桃惊怒道:“大小姐,你为何如此心狠手辣?”
    这个时代的女人不能生育,一辈子就没有依靠,还不如让她们去死。
    上官若离伸手摸索着走到桌子前,坐到椅子上,冷冷的道:“你们说呢?”
    二人了然的对视一眼,肩膀塌了下去。
    秋菊抿唇,问道:“大小姐要我们做什么?”
    “聪明!”上官若离微微一笑,“我要求不多,你们别害我,并且你们的主子要害我的时候要通知我。”
    二人为难的对视一眼,面色挣扎。
    春桃跪下磕头道:“大小姐,奴婢也不想做缺德的事,只是奴婢一家都攥在大夫人手里,若是背叛大夫人,奴婢一家都要倒霉!”
    秋菊也跪地哭道:“奴婢的卖身契在大夫人手里,若是背叛她,打杀发卖全凭她心情。”
    让人死心塌地的卖命,一定要握住对方的命门。
    但这不是她们害人的理由!
    上官若离冷笑,“你以为你替她干坏事,就会有好下场吗?香草和柳叶的下场还不能让你们警醒吗?”
    二人脸上血色完全褪去,几乎是瘫坐在地上。
    上官若离继续道:“你们是我的贴身丫鬟,我出了事不管与你们有没有关系,你们都得死!因为你们就是杀人的刀和背黑锅的傻叉!你们慢慢考虑,我不急。”
    秋菊转了一下眼珠儿,用胳膊肘拐了一下春桃,道:“奴婢答应大小姐,请大小姐赐解药。”
    秋菊会意,也道:“奴婢也答应大小姐!请大小姐给奴婢解药。”